苦叶驰宴

想去湖心亭看雪

[润玉x天后]贺新郎 二

石榴半吐红布蹙。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秾艳一枝细看取,芳意千重似束。又恐被西风惊绿,若待得君来向此,花前对酒不忍触。共粉泪、两簌簌。

    _苏轼«贺新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天河边住着只生魄

白日里它通常恹恹得虚浮在某处,只在夜神开始布星时才沿着天河虚晃几下以表白自己还是个有思想的独立魂格

按理说啊它该回到自己肉身中去,或是被无常发觉了带去冥界报道,但不知怎的,数百数千年过去了也没个天官来安置它的去处

有热心肠的仙子路过这渺渺天河时也曾问过它是哪朝哪代的,是男是女,家在何处,它却一问皆不知

久而久之便被仙抛在了脑后,毕竟它这样沉默孤僻不好沟通

那遛鹿司星的仙人也不太说话,这样沉默的一神仙一魂魄倒也成了诡然默契的组合

生魄喜好逗弄那只好动的小魇兽,只是顺着毛的时候它也有几分怅然

多难过啊,没有过去没有未来,更做不出什么梦可以用来回忆

又不知过了几年,夜神做了天帝,那掌管星辰的仙人也更替了几位,那只生魄游离在无人之地也不知哪日便失了踪迹

_______

芷若奉了师命下山历练,年轻气盛的姑娘到底是缺乏实战的经验,又轻视了对方,那一招暗算下去竟昏睡了十天

幸好是醒了过来

芷若听闻自己昏迷十日想着本该觉得这日头极长,却又觉得自己这一觉哪里是只有十日,倒有一睡千年的荒谬感觉

那千年之梦还甚是枯燥乏味

她摇摇头,念着数日后的正经事情

___________

天界安宁祥和

本是好事

但那风平浪静得委实过头倒也乏味,尤其念着先前那高潮迭起的剧情,倒让本该过惯这乏味日子的天帝陛下觉得无趣

也是鬼使神差,一念之差

便想着去凡界走走

听闻那儿不太平,武林亦甚是动荡

是出好戏

却不想那戏虽好,却易入难出

_______________

男女主还没真正照面儿

私设比较多

小鱼仙倌走的事业线,和葡萄的感情纠葛较少

香蜜主角会来打酱油,倚天诸位打得酱油可能会多一点

笔力较差抱歉,但会尽量减少ooc吧

[润玉x天后]贺新郎 一


应当是子夜时分,山间的寒鸦凄凄切切啼了几圈

芷若知晓自己当是在梦中,只是她从未做过这样清醒的梦

梦里的她处在一处深幽僻静之地,难辨天日

角落里蜷缩着一个孩童,消瘦单薄,低垂下脑袋是以看不太清面容,只粗略猜到比她小上个几岁,但她却是从高处俯视着这男童,像是处在一个成年人的身量上

“你可愿随我上天”
她听见自己如是说道

这话却是说得好笑,只她自己便是这说话之人,又怎好嘲笑自己

那男童抬起头来,额上长着对犄角,但她却并不感到惊讶奇怪,似乎本该如此

她还知道自己带了颗丹药是要给这男童吃下的,可以让他忘却一段记忆

可又为何要忘记?记忆虽有痛楚虽有不快但亦有欢愉亦有难得珍贵,譬如她想起汉水时的动乱杀戮至今仍会难过伤心,但又思及故去与父在江畔自在无忧的光景时也是份在异乡的难得慰藉

她不懂为何梦中的自己要给这孩子吃下这样的丹药,但她既觉得不对便不会照着这莫须有的梦中的自己的想法来

那孩子眉眼清秀只可惜过于孱弱,世道这样乱,又怎好喜乐平安

“你叫什么名字”

“润玉”

我姓周,你可唤我声姐姐

好生奇怪,她又像一开始那般无法控制身体语言

意识有些模糊,她或许是快要醒了,但不知为何,或许是份孩子气的执拗,她迫切地希望能够告诉这个孩子自己的姓名,尽管他只是个梦

“芷若,我叫芷若”

黑暗里的孩子看见面前那光彩雍容的仙人急急惶惶道了声名姓后忽然敛了先前温和善意的面孔,声音仍是温柔和蔼,却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

“你叫什么名字”她照旧问了一遍,他便照旧答了一遍

可她没有再告诉他她的名姓

好在他记住了

芷若

他吃下丹药,脑海中混沌茫然,唯独记下一个名字却不知是谁的名姓

【德哈】半张纸

文笔不佳/会有ooc
但非常喜欢他们/Drarry属于彼此

梗来自斯特林堡的《半张纸》

*
那位苍白瘦削的年轻人在这里待了很久,然而此处不过是一间废弃的老卧室而已
 
说这是卧室倒是有些夸大它的意味了,毕竟从来没有那么小的一间卧室,即便是那些并不宽裕的人家里也不会有这样一间房,它小得像是个壁橱

床单上本是挂了不少蛛网的,不过自从那天开始便都没了。这个年轻人喜净
  
在这些天里不断有人劝说他放下这一切,这让年轻人觉得奇怪
 
他要放下什么?
 
夜里他时常被噩梦惊醒,只是醒来后却无法记起半分梦境的内容

这样一次次的循环往复让年轻人在白天也过的十分消沉困倦

他决定弄清楚在他身上遭遇的这些的根源

原因该从这间壁橱样的居室里找起

他不记得自己过去曾来过这里,只是从那天开始他便时常不由自主地来这

那天?他惊觉自己竟想起不起这一切到底是从哪天开始的

明明是那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忘记

年轻人越是细想追究,他便越觉得头疼

这时他看见一张纸

那张纸静静的躺在枕头边

也是奇怪,之前他竟从未注意到这张纸

那是一张挺有年代的纸,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很多,还有明显的折痕

他顺着折痕复原着,这一过程进行的非常顺利,中间甚至没有什么卡壳停顿

当他停下来时,手里已经停着一只纸鹤

很眼熟的纸鹤,甚至连那折法都非常熟悉

他坐在那张狭小的床上,手里握着只在少年时候才摆弄过的纸鹤

不知觉间已泪流满面

更是可悲的,是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悲恸

他将纸鹤重新打开,虽然是有些年代了,但似乎是因为原来的持有者保存的小心,是以那些字迹还是很容易辨认

首先是一个人名:Harry potter,很普通的名字,但他知道这个名字在巫师们口中广泛传播着,没有哪个巫师不认识他,那个伟大的救世主

这个名姓代表了光辉,巫师们的敬仰

年轻人在口中反复念了几下这个名字,虽然是很普通的名,但在他口中却像是第一次念出来一样,是和初生婴孩学语般一样的生涩

他像着了魔一样念叨了许多遍,除了那光辉伟大,他却偏偏觉得这个名字念起来很好听

只是简单的好听,不含什么敬仰和瞻望

他没有为自己这个来得莫名其妙的念头深究多久,他接着向下看去

Baubles

这个词语怎么会出现在Harry potter的名字下面,年轻人皱了一下眉,他接着看下去

旁边紧跟着另一个词组:Yule Ball

圣诞舞会?

他试想着如果自己是写下两个词的人或者是与之有关事情的参与者

或许会是一个约会暗号或者休息室的口令

斯莱特林在他印象里似乎没有用过Baubles这个口令

那就是约会的另一方了,他或许是通过别人打听到了那人所在休息室的口令然后抄了下来......

年轻人的设想其实并不符合情理

首先,他并不是会眼巴巴地在后面追求别人的那类人

其次,即便他喜欢上哪个女孩儿也不可能会向别人要那女孩儿处所的口令,这让他觉得掉价

可这一切却在他的设想里进行的那么顺理成章

他的神思甚至飘忽地有些远了,如果是他啊,那么他喜欢的人应该是个什么模样呢

应该是黑头发的,可能打理地不是那么整齐——总有那么几缕不听话的头发会翘起来,不过这看起来并不乱,反倒有些别样的......顺眼?

年轻人想不出是什么形容词,他只觉得对方应该是这样

然后或许会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应该是翠绿的吧,那样的眼睛非常好看

年轻人的脑海里似乎有了对方的面貌,朦胧的不太真切......他想看清楚那张面孔

尖锐的疼痛窜过头皮直到脊背,是贯穿了全身的疼痛

年轻人出了大量冷汗,附在身上黏糊糊的,并且使他觉得周遭极冷

他更想知道事情的始末了,以及那张不甚清晰的脸

Jnvisibility Cloak

死亡圣器中的一件隐形衣

那应该是他和他的爱人一起使用过的,他们会在夜间穿梭于霍格沃茨,幼稚却乐此不彼的躲避着费尔奇和洛丽丝夫人,他们会发现隐藏着的一个个莫测的密道,他们在空教室约会,接吻

Quidditch

他喜欢魁地奇,是个找球手,他的爱人也是,他的爱人很优秀,时常能赢过他

他虽担心对方会受伤,但也从不让步,同样,他的爱人那么好,总会脱颖而出,备受瞩目

年轻人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他就快找到他的爱人了

无论怎么躲,他总会找到他的

接着是the Forbidden Forest

那时他们还入学不久,神秘人也在那年重新现身于世

那时他的表现不算勇敢,但却是愉快的

他的爱人叫了他的名字,

“Draco,”

黑发的少年和他走在禁林里,他们之间虽不亲密但也没有相距甚远

少年的脸在他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此刻他也顾不得身上削骨锥心的疼痛,他快想起来了,这让他的内心充满喜悦

纸上写着一家商店,Madam Malkin's Robe Shop

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

终于找到你了

Draco笑了起来,再接着他又痛哭着

像是在表演着荒诞无厘的滑稽剧

St Mungo's Hospital for Magical Maladies and Jnjuries

Harry potter为了他那拯救世界的使命而死了

徒留他

end

*

“把这段记忆消除吧”

“Unbreakable Vow”

他们立下了牢不可破誓言

然而Draco依然找到了他的爱人

即使是死亡

  

【佩莉】故事的开头是很久以前

ooc预警!!!

性转佩妮x莉莉(BG向,非骨科)

大概是童话背景

脑洞而已......似乎与原著关系不大

文笔渣渣

————————————————————————

「故事的开头是更久以前」

从前有一个王国里有一个国王

国王膝下有一个王子

王子有一头浅金色的长发,脖颈像天鹅一样纤细

他还有一双浅色的眼睛,好像总是笼着一层薄雾似的

虽然是个男孩却有着偏女气的名字

「Petunia」

佩尼王子出游那天,万里无云

像是一个好征兆

王子在一家商店里认识了一个姑娘

是一个红头发的姑娘,她的眼睛绿得出奇

佩尼觉得那像是东方翡翠一样的颜色,美得动人心魄

佩尼总是会“偶遇”那位姑娘

于是她们开始相熟

佩尼知道姑娘叫做莉莉,来自另一个国度

她还是一个女巫,了解许多千奇百怪的事物

后来她们开始相爱

佩尼知道他的姑娘是爱他的

但她是一个女巫

她会使用那些读音奇怪的咒语,她认识那些神奇的生物

她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一个他所碰不到的世界

佩尼有时会唾弃自己

他曾想把姑娘藏起来

“给她带上镣铐,夺走她的魔杖,将她关在高塔里

这样多好

她永远属于他了”

又是多么恶劣的想法

佩尼希望他的莉莉永远是那样朝气蓬勃的

「Lily」

佩尼今天怪怪的

不对,确切地来说他这几天都是有些反常

莉莉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前几天,她们还是......还是那样好的

莉莉走神的时候,面前的坩埚开始发出正常情况下不应该有的滋滋声

大概又放错药剂了

如果西弗勒斯在就好了,他在炼制魔药上的能力总是特别厉害

......或许可以询问一下他?关于最近的烦心事?

莉莉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明明是看起来挺精明的一个斯莱特林学生然而却在这方面实在迟钝了些

莉莉支着下巴,红色的头发随着脑袋忽上忽下地晃动着

她已经在这个地方滞留许久了

可是她的小佩尼总是会给她带来这样患得患失的心情

这种滋味可不好受

「Petunia」

莉莉应该要离开这了吧

她说过她在世界各地的旅程

没有像现在这样停留那么久的

这么久了......

还是到了离开的日子吧

佩尼不知道自己何时像个姑娘似的纠结

为了将要离开自己的情人而辗转反侧

真是像极了那深闺里的小姐

如果可以......把莉莉藏起来......

这卑劣极了!

他无法想象莉莉丧失了生气的模样

他凭什么为了这样一个姑娘而让自己这样苦恼

不过是个姑娘而已

哦还是一个女巫

那些咒语、魔药什么的......

古怪极了!古怪极了!

他可不稀罕这个姑娘

简直是一个

是一个

......怪胎

......

佩尼这样想后随即愣住了

他不相信自己的脑子居然有这种想法

他竟然把这种词语安在了莉莉身上

他是如此卑劣的人

那么可憎

「Lily」

佩尼变得越来越冷漠了

莉莉今天是想约他出来好好谈谈最近的情况的

佩尼看起来是那么不开心

她试着把一枝被折断的花重新绽放

一个小小的魔法

像小把戏一样

她以为这样佩尼会开心点的

“没有人这样做”佩尼看上去更加烦躁了

那朵重新焕发生机的花又被重新扔在了地上

即使使用了魔法,可还是有花瓣掉了

佩尼的怒火来得莫名其妙

莉莉沉默了一会

然后她弯腰捡起那朵花

连带着掉落的花瓣

她和佩尼沟通不了

他们之间是有问题的

莉莉觉得今天并不适合谈心

她想自己或许需要冷却一下和佩尼的这段感情

「Petunia」

他今天让莉莉伤心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莉莉就要离开了

或许会回的她口中时常提起的“霍格沃茨”

他甚至都不知道去哪里找她

——————————————————————————

脑洞产生于另一个脑洞→查理x龙(也是个迷之拉郎...)

然后查理x龙的脑洞又是来自于那首似乎叫达拉崩巴的歌_(:з」∠)_不过好像和那首歌的内容关系不大

也可以理解为是来自很古老的那些勇者x恶龙x公主的梗

「故事的开头是很久以前」

从前有一个国王

国王有一个王子

王子有一头红发

王子会魔法

然而国王厌恶魔法

王子会魔法是一个除了国王以外全王国都知道的秘密

远方的山谷里居住着一条恶龙

恶龙从没作恶

只是大家都这么叫他

所以恶龙打算去抓一个公主来

抓一个公主来干嘛呢

当然是带她看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带她去世界上最高的山峰

带她去穿世界上最好看的裙子

恶龙出发了

恶龙来到一个王国

王国没有公主

只有一个王子

恶龙生气了

生气的恶龙看见国王的花园里有一个孩子

他想驯服龙

太狂妄了

生气的巨龙抓走了这个孩子

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

看起来像是园丁的孩子

一个红头发的孩子

恶龙终于知道他抓走了王国里唯一的王子

他怎么会是王子

泡泡袖呢

小裙子呢

荷叶边呢

恶龙太难过了

查理觉得面前的恶龙似乎有些伤感

这是一个突破点

他或许可以这个时候尝试着驯服他

王子被恶龙抓走的消息被王国的子民奔走相告

国王心急如焚

他可不想再沾上这些魔法生物了

他的王后看起来并不担心

甚至有些跃跃欲试

他知道王后很想去和那头龙交流一下

可那太危险了

即便她是个女巫也不行

查理驯服了龙

靠他的魔法

把那只龙暂时变成了人类的模样

由龙变成的人穿着小裙子

看起来很高兴

甚至允许查理触碰他的头

查理成为了第一个驯服龙的王子

————————————————————————

乱七八糟的脑洞_(:з」∠)_




【德哈】「friends」

ooc

学龄前文笔

————————————————————————

他们不应该来这

无论如何都没有理由

—————————————————————————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风气

近几年霍格沃兹的小伙子总喜欢来这

有和小姑娘约会的

约着约着那小姑娘就变成猫脸了

喔梅林的袜子

哭哭啼啼的桃金娘又来了

————————————————————————

是许多年前的事了

当时的风气不像现在那么难以言述

很少有男性学生来这

好像来过一个、两个?

盥洗室的年纪大了,总是会把一些事情给混淆

那是一个黑发的英俊少年,同上一个来这的青年有着相似的阴郁,冰冷的,像蛇一样

他来这的第一次,神情淡漠却又含着份匆忙慌乱,好像后面有什么在追赶他

后来变得自若了

第二次来的时候他已是一副坦然的模样

于是他开始在、嗯...

在遛、遛蛇????!

抱歉

失态了

没想到多年以后回想那时的场景

还是有些难以描述

然后可怜的桃金娘就此丧命

于是我便挺痛恨这个遛蛇的少年的

梅林的袜子都不知道哭泣的桃金娘的鬼畜是有多厉害

刚刚好像说了什么奇怪的词???

————————————————————————

马尔福在哭泣

没错

就是传闻中和救世主闹出绯闻的那个马尔福

他正在哭泣

在盥洗室昏暗的环境下,他本就苍白的脸此刻更是到了惨白模糊的诡异状态

泪水流了下来,从眼角滑到指缝,然后流进污浊的水里

情、情变?

不能开口询问,却有抱着极大八卦之心的我实在很着急

幸而我还有桃金娘

果然不愧于我们二十……

呃……

……还是三十年

好像是五十年的友谊?

总之是极其真挚可贵的友谊!

可那个男孩只是啜泣着

吞咽着喉间将将忍不住溢出的哭声

然后他从镜子里看到了哈利

紧接着是一场混战

场面有些失控

不断有镜子之类的玻璃制品破碎

多疼啊

最后只看到桃金娘在混乱中喊着不

————————————————————————

我的意识很快又回来了

只是眼前的情景有些陌生

目之所及都是一片白色

where?

我试着喊喊人

哦忘了

我喊不出声

况且也不知道该喊些什么

忽然画面有些变了

是一家商店的样子,有许多带着孩子的成年巫师

有一个孩子很快吸引了我的视线

必竟他可能就是造成这局面的始作俑者

模样没什么变化,还是一副瘦削,苍白的样子,会稍微抬高下巴,看起来有些高傲

还是个孩子

很容易交朋友的年纪

果然,他看见了那个独自一人进来的男孩

是一个头发有些鬈曲的男孩,有一双绿色的眼睛,看起来有些眼熟

马尔福和他搭讪了

只是技巧太拙劣了,后面说出的话果不其然地让对方黑了脸

连彼此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却似乎已经被对方拉入黑名单了呢

然后画面开始扭曲,像是移形换影时的感觉一样

喔梅林

我怎么会知道移形换影的感觉呢

——————————————————————————

是新生入学的场景

马尔福坐在巴罗附近,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格兰芬多桌上的一个男孩看到这场面却有些高兴

幸灾乐祸极了

是之前看到过的那个很眼熟的那个孩子

隐约可以看见他额头上的一道疤痕

是哈利波特

——————————————————————————

然后是斯莱特林的卧室

估计是深夜了

另外两个男孩睡的极沉

马尔福却没有入睡

我似乎可以感知到他的心情

因为那一句Draco么?

小孩子真容易高兴

“哦,我为什么那么高兴”

他似乎发现自己很高兴了

可不是么,心脏跳的可快了

“他可不愿意当我的朋友”马尔福在床上小声碎碎念着

“我向他示好那么多次了”

那是错误的示好方式

“我也不缺朋友”

“圣人、potter”

他咒骂了一句,后面那句破特可真是咬牙切齿的说出的口

“谁会稀罕和他做朋友”

他随后不再辗转

却始终没能入睡

小孩子的心思真复杂啊

——————————————————————————

后来他成为了食死徒

原以为是荣耀的

却发现每一步都是叫人追悔莫及的

那个麦劳德

我想起来了

是那个遛蛇的

他现在还是在遛蛇

还把自己变成了蛇脸

——————————————————————————

“不要,”桃金娘的声音从隔间里传了出来。

“不要——告诉我怎么了——我能帮你——”

“不,没有人能帮我,”马尔福说。

他的整个身体都在摇晃。“我不能做——我不能——不会成功的——而且除非我马上干——否则他说他将会杀了我——”

———————————————————————————

我又回到了这间盥洗室

一个头发看起来就油腻的

……

我知道他是斯莱特林的斯内普

好吧就是头发油腻腻的西弗勒斯斯内普,他将魔杖从马尔福的身上移开

马尔福他躺在地上,身下是血,混杂着水,身上的伤口已经修复

可他的抽噎并没有停止

他被带走了

盥洗室里的水还在淌着

哈利波特站在破碎的镜子旁,残缺的镜面把他的脸分割得支离,更难看清表情了

桃金娘还在抽泣

哈利没有讲话的念头

——————————————————————————

他或许看到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能够看到

是盛气凌人的马尔福,是苍白瘦削,说着刻薄话的马尔福

还有为“Draco”辗转反侧的马尔福

以及在他人熟睡时,轻声唤着“harry”的马尔福

一个斯莱特林,却羡慕着格兰芬多三人组的马尔福

————————————————————————

大概是盥洗室视觉

一开始想写马桶视觉的

就是那个好像被桃金娘一头扎进去的那个马桶

然后感觉马桶的视觉不太好写_(:з」∠)_一旦隔间是关上的那就什么也看不到了呀

...虽然好像无论如何都是一个有味道的视觉

然后原文emmm不太清楚炼制魔药厕所分手之类的是不是同一间厕所...这里反正是设定为同一间了_(:з」∠)_

文笔还是很渣需要好好锻炼一下

①的部分完全照抄原文

总之谢谢阅读w以及希望可以提出一些建议w我会努力改正哒






【德哈】第三者/第三人称「Fang」

人物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学龄前文笔

标题就是表面上的意思_(:з」∠)_

————————————————

「Fang.牙牙」

斯莱特林的小伙子打算和我混

海格却说我是个胆小鬼

有点生气.(´இ皿இ`)


禁林里挺黑的

一个斯莱特林,一个格兰芬多

斯莱特林的挺熊的

他悄悄搞了个恶作剧、然后格兰芬多吓坏了,发射的红色火花引来了海格他们

海格有些生气

我的小弟换了一个

还是一个斯莱特林,一个格兰芬多

我认识这个额上有道闪电一样疤痕的孩子

是海格的朋友

“对不起,”海格重新分了一次组后悄声对疤脸说,“不过他要吓唬你可没那么容易,”

嗯,是不怎么容易

斯莱特林应该很害怕疤脸

我看到他别扭地抖了抖,还有脸上挺红的,估计是吓得吧

他们都没注意到斯莱特林的反应,我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掌握了绝密情报呢.


走了挺久的,然后看到一只独角兽

长得真好看,我可从来没能像它那样白过

疤脸准备过去,可是来了一个带兜帽的家伙

梅林,喔,我不认识的梅林

那个兜帽的家伙在喝血、独角兽的血

我超勇敢的

勇敢到石化.


“啊啊啊——”

斯莱特林发出一声尖叫后拔腿就跑

真、真是太不解风情了

多、

多、多好的英雄救美的场景啊

我也跑了

这是为了帮助这个孩子谈恋爱

我并不害怕

兜帽那么吓汪

我也不怕ヽ(´・д・`)ノ.




斯莱特林的

等等汪ヽ(゚∀゚)ノ.

——————————————————————————

格洛普驮着我和海格来了

是霍格沃茨危急的时刻

霍格沃茨是家

是海格的家

是我的家

又看到那个斯莱特林的小伙子了

他的发际线又高了一点

他在霍格沃茨的学生之中

我不是很喜欢他

但他还是个好孩子

他将魔杖扔给救世主

救世主

海格的朋友

那个疤脸男孩

他们最终没有成为挚友

却也是朋友以上了

——————————————————

禁林遛狗中海格的台词出自原文.

扔魔杖那个是影片里被删掉的镜头.

真的很ooc.

见谅qwq.